1分28-推荐

                                                      来源:1分28-推荐
                                                      发稿时间:2020-07-04 06:36:23

                                                      具体来说,《草案》规定,除特定情形外,香港特别行政区对该法规定的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负责其立案侦查、检控、审判和刑罚的执行等诉讼程序事宜。与此同时,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这是“中央全面管治权的重要体现”。

                                                      “从种种安排来看,未来香港特首的政治权威将会提升,也将扮演更重要的宪制角色。”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对《环球时报》表示,今后特区的管治架构中将会更加强化行政主导的地位,“这可以说是香港宪制秩序重塑的重要历史时刻”。

                                                      多名分析人士20日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指出,《草案》主要内容的公布意味着涉港国安立法程序正快速、有序推进。《草案》内容充分体现出中央最大程度信任和依靠特区政府,最大程度保障香港人权法治,最大程度兼顾香港普通法系特点,最大限度保证法律有效实施,“是冲击最小、收益最大的法律安排”。

                                                      香港政治评论员、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主席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的设立部分参考了英美国家安全体制的设计。“以美国来说,联邦层面有联邦调查局,各州和各城市也都有各自的警察,但涉及到一些重大案件,尤其并非一州能解决的案件时,就需要联邦调查局的出动。”

                                                      这名香港事务权威专家表示,部分势力在香港对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已非常严重,特区甚至已成为不同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的“情报基地、渗透基地和颠覆基地”。而过去一年多的动乱已充分说明,特区本身对维护国家安全的经验能力、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都非常欠缺。因此,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将指导和监督特区政府落实维护国安的责任,它将和特区政府保持密切沟通,共同应对香港越来越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

                                                      特首是维护国安“第一责任人”,授权特首既充分尊重自治又将提升特首宪制权威

                                                      根据《草案》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除担任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外,还应从现任或者符合资格的前任裁判官、区域法院法官、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上诉法庭法官以及终审法院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也可以从暂委或者特委法官中指定法官,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特区维护国安事务委员会的设立显示出,中央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充分尊重香港已有的法律机制与执行机构,意在通过授权机制,激发与调动香港内部的已有力量来完成国家安全的执法任务。

                                                      病例7,男,40岁,住址为大兴区北臧村镇皮各庄三村,大兴区顺和源美食广场麻辣香锅店经营人员,店铺食材主要来源于新发地市场。6月15日至6月25日居家隔离,6月26日出现发热症状,由120救护车转运至大兴区人民医院就诊,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6月28日确诊,临床分型为普通型。【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18日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的说明。《草案》主要内容包括,中央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并明确规定除特定情形外,香港特别行政区对本法规定的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高级顾问顾敏康则认为,中央将任命法官的权力赋予特首,对涉港国安法在司法层面能否有效落实非常重要。“将任命权交予特首,可确保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尊重中国国家安全,具备爱国情怀,有意志和能力履行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义务,这或许比直接禁止外籍法官审理国安案件更具备有效性。”